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梦间集 今日: 0主题: 21249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0:00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
一、这是一个关于爱、勇气与希望的小故事
二、本文又名“如何妥善规划自己的退休生活”
三、梦间集x全职高手全员无CP向
四、无剑私设性别男,纯乙女向请自行避雷
五、梦间集背景私设有,内容牵涉全职剧情走向
六、若有BUG还请海涵,欢迎捉虫,小声轻拍
七、请一定要阅读到<全文完>,以及背景科普后有小彩蛋
八、特别鸣谢R君(Cover)、阿兮(校对)及暮云绯太太(梗源)

文章Lof:http://straworld.lofter.com/post/1ce9b3_12786f32
(Lofter版本因违*禁*词而有穿插字符)

感谢我的小伙伴,Cover By R君


Cover by R君

Cover by R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0:08 |显示全部楼层
00.

一个游戏能持续多久?
一头热的玩家可能答几个月,普通玩家也许说几年,分外长情的玩家或许会道十几年。但事实上,经数据统计,玩家上线持续超过180天的游戏仅占该种类的所有游戏中的三成;长寿游戏的平均寿命是三至五年,只有少数1%能存活超越十年。
在这个科技日新月异的年代,从3C产品到3C的衍生附属产品,生存周期正以指数速度下降;能跨越时空存活下来的,也难免几经浮沉,更少不得背后庞大商业团队的支持运作——这是哪个游戏都逃不掉的命运,纵使它是荣耀。
千机伞从被创造出来的那天,它就在等待,等待一个拿得起它的使用者,等待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
比起一把银武,它更像一位见证者。它见证了荣耀的兴起,看着这游戏逐步成长,从拥有几万玩家变成拥有几十万玩家、几百万玩家;它被尘封了十年,看着荣耀跨越那1%界限,在漫长游戏史上留下一笔不可抹灭的浓重色彩,纵使后来还有千千万万个与荣耀类似的游戏,但这个游戏已经是众多长情玩家心头那点朱砂痣、白月光。
一个由1与0交织而成的虚拟武器怎么会拥有感官意识,或许只是因为当初那位创造者投注太多热情。苏沐秋有多么热爱荣耀,千机伞就有多么强大——它在一人巧思妙手下诞生,在一人的静默中沉寂,又在一人手上起死回生。千里神驹尚须伯乐相马,它一柄虚拟银武也只能有一个叶修。
或许对千机伞而言,十年只是眨个眼,但对叶修而言,人生能有几个十年给他挥霍?
一个嘉世一个兴欣,对叶修而言就好比两个人生,从一叶知秋到君莫笑,转世再生。
千机伞是把旷世奇作,谁来都可以预言,就算散人未来突破95级,千机伞依旧是不灭传奇;然而,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当年沐浴着第十赛季总冠军光芒的男人,再完美,也终将面临下一个十年的到来。
叶修缔造传说,而那个传说中,千机伞举足轻重。历经辉煌,走向落幕;荣耀依然在世,谁人不知君莫笑手上那把银武,在每一次的纪录像片甚至全息复刻中反复播放,但……在那之后呢?
秋木苏让千机伞从1与0变成“它”;君莫笑让千机伞从“它”变成“他”。
千机伞站在光芒闪烁的网线的彼端,看着不知自何时起开始配戴眼镜的叶修,那双手修长而指节分明,只有上头多出来的一点点细纹破坏精致绝伦的美感——他同时也是两个人生命的见证者,见证一个十八岁少年的生与死,还有一代游戏战神的崛起与退役。
房间里的男人从屏幕前站起,轻轻按下关机键。
熟悉的轻风鼠标清脆一响,游戏中的千机伞阖上眼,缓缓吁出一口气。
他还想再作一个梦,梦见一个不会老的叶修,一个不会死的苏沐秋,以及一场永远不会醒的荣耀对战。在那里,从大漠孤烟到王不留行,从索克萨尔到一枪穿云,他们都在;从每一句聒噪闲话到每一声拟真特效,永不消失。

荣耀依旧。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0:11 |显示全部楼层
01.

是梦吗?
当千机伞睁开眼的时候,还在思索究竟那一场精采绝伦的冠军赛是不是他的自动程序融合了无数次的副本与PK记忆转换出来的产物──光怪陆离却又无比真实,突破7秒的不朽传说──回味数秒,他才发现自己不在武器栏里了。
这感觉很微妙,有点类似数据错乱导致的灵魂出窍,重点是,他的力量削弱了。
……嗯?
千机伞又思考数秒,发现这貌似真不是第一次如此。
他抬头看看自己的手,低头摸摸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次确认这一幕似曾相识:很久以前,他也曾经这样,莫名脱离荣耀游戏,穿过网线到另外一端,并且被活生生抽空力量,连变形都办不到。
熟悉的森林,熟悉的奇怪Boss,还有熟悉的……5级=_=
千机伞无言地看着自己手中的5级本体,连根指甲都没装,不知道这副模样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好笑。
一道嗓音传来:“是什么引发魍魉的骚动……嗯!?”
太好了,还有熟悉的故人。
来人定定望着他,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啊,你是那个从异界过来的坏了的伞!”
坏了的伞:“……”

经历长达五分钟的道歉后,一对故人再次碰头。
无剑脸上仍旧蒙着一层黑布,掩去双眼,却不难从嘴角弯起的弧度看出他在笑:“所以你这是又穿回来了?”
“是。”千机伞满脸无奈,“连带力量也穿回来了。”
黑发青年忍俊不禁,终究笑出声:“不碍事!能帮你一次就能帮你第二次,况且一回生二回熟,这次马上能帮你把材料收齐了。”青年手执削尖的长竿,却不似盲杖,歪头想了想,在泥地上画出一张简略地图:“这是你所在的位置,这是上回我和天罡采集到你所需材料的位置,相隔不远。前次我们绕了路,这次我带你直接过去。”
千机伞赞赏:“你记忆力不错,都这么久了还如此熟悉。”
“唔?”无剑抬头,“还行吧?自从你上次离开这儿,才过了小半年。”
半年?
纵使是跟着叶修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银武,这一刻也不免惊愕。
青年不见他回应,眉头一皱,便猜出七八分事实,正色问道:“自你回去后,你那边的地界,已经过了多久?”
“至少……十年。”
当千机伞细细数来,才发现居然又过了一个十年。这像是一个巨大的轮回,把叶修推向新开的第十区,也把他推向一个崭新的陌生世界。
“所以,我们两边的时间流速并不相同。”青年沉吟片刻,“且问你那次回去后,有无任何异状?”
这问题问得好。千机伞翻翻找找,从数据库揪出那么多年前的回忆,这才发现他遗漏的一件事──当时自副本掉线,由荣耀官方宣布服务器异常,停服时长不超过三十分钟,随即修复。
然而按照眼前青年的说法,这里的一日,现实世界早该过了二十天。但,当时他在这里收集材料至恢复全力,差不多耗费近五日,所以依此推论,他回去时,早该过了三个月!
“这里的时间慢了。”
千机伞猛然回神,看着青年拿着木杖点点地:“事实上,我们当日与你分手后,回去剑冢,也就是我目前的居所,才发现那次协助你回到原本世界,原应经过五日,但在剑冢不过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我和天罡都很是讶异。”
千机伞很认真,但听到这儿他还是不得不出声:“一盏茶是……几分钟?”
接下来他们又耗了近五分钟比手画脚,又是写又是画地,才弄明白两个世界不同的时间度量。
“所以这片两个地界交集的树林,恐怕时间流逝的速度相对我们原本所在的地方又都不相同。虽说都是时间慢了,但两个地界依然存在着时间流速的差异 。”无剑最后一口敲定结论。”上次我与天罡乃无心闯入,这次我会进来,却是感受到魍魉们异常的举止,或许正是因为每一次‘裂隙’都会引发五剑之境的力量波动。”
五剑之境──上次往来匆匆,也没能打听清楚这是何处。千机伞在过去一直以为这不过是另外一个副本,此时看来更像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时空,生活着与荣耀世界全然不同的生命体。
无剑听了他的疑惑,耐心答道:“五剑之境,乃是由我的主人创造出来的剑境,你也可以想象成这是一个不存在于真实的地界,但对我们──对我们‘剑魂’来说,却是安身立命所在。它保留我们的力量,使得宝刀利刃纵使熔炉再造,其原先存在的意识并不会因此消失,如同玄铁重剑再塑倚天剑、屠龙刀。
换而言之,在这里并没有真正的死亡,我们只是化为魂魄的型态,等待重新聚集再度化灵……不晓得这样说,你能理解么?”
千机伞点头,暗忖,这就好比一个加强版的公会仓库……
“不管如何,当下的首要之急是让你回复从前能力。否则在这魍魉活动异常的森林,怕是会遇上不少危险,你也承受不了穿过裂隙的能量剧变。”
千机伞于此也颔首同意,不论眼下有多少问题,都只能先搁一边放着。
故地重游,又重逢旧人,这次有了明确目标,与上次误打误撞、埋头满地寻找材料,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小心避开与那些“小怪”不必要的打斗,赶在天色暗下之前,他们已经收集完所有素材。过程中,千机伞也不免想起那段叶修大神捂着君莫笑的皮,四处打劫各大公会只为给他升级的日子。
那又是一段前尘往事。或许千机伞是该感谢陶轩,一切没有那纸转让契约,叶修永远都用着一叶之秋的号。
“你笑得开心,是想起什么了吗?”
千机伞回过神,自动敛起嘴角,随后又发现这全无必要而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想起我那有些……咳,无拘无束的主人罢了。”
无剑偏过头,脸上沉沉的黑布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你很喜欢他。”
这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你处事小心,自信却不自傲;有防人之心,无憎恶之态。举止从容有度,谈吐有礼。你说你的主人无拘无束,想必使用你的,是位高手中的高手。然而从我感觉而言,你和他,并没有那么相似……你,易过主吗?”
千机伞倏地一僵。
“看来我说错话了。抱歉。”
“不……这是事实。”千机伞开口,把收集到的材料分门别类。”创造我的人已经去世了。接续使用我的,是他的好友,也是我必须守护之人。只不过,也许当他看见我时,想起的并不全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无剑偏了偏头,这样无意识的小动作使他看上去意外有些纯真:“我对你与你的主人理解不深,无从置喙。然而人皆有好恶,每一把武器都是主人一手磨练出来的。你这多型态样貌,虽说其中机关我多数不能理解,但怕是不好炼制,若真悲伤难耐,便不会愿意与你朝夕相对。”
青年将剩余材料递到他面前:“俗话说:物似主人形。想必你的心境,与他的心境,也该是相似的。”
叶秋会悲伤难耐么?不会吧。他那样的人,也只会把心事埋在血肉的最深处,谁也碰不到,谁也猜不出来──可是,与此同时,叶修也是耿直的、坦荡的,甚至带着一股不服气的血性,否则当年那个少年也不会这般毅然决然离家出走。
这其中太多弯弯绕绕,三言两语也道不清,但青年温和的话语依旧熨烫人心。
千机伞抬头,纵使隔层布,也可以感受到对方温润干净的注视,没有太多心眼,光明磊落,令千机伞更想起另外一人。
他不会忘记,当年轻的苏沐秋打造他的蓝图时,脸上雀跃的神情;也不会忘记十年后见到一脸胡渣、不修边幅的叶修,他眼中流转是多么复杂的神色。彷佛看到某个儿时玩具,既怀念当时的时光,又无奈时间的流逝;像是找到生命中的至宝,又像抛弃了种种过去。
“……你说得对。”
千机伞取过材料,将伞骨拆开,又再度拼起:“不管如何,我想他都该记得我的。”
“听起来像是他会忘记你似的,说到底是你想多了。”无剑哈哈大笑。”我光是看到这么复杂的拆组方式,就不会忘了你!”
千机伞莞尔,随后撑开伞面,看着阳光穿过树林、穿越薄雾,洒落到伞骨上头,闪闪发光。
“全部完成,这下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好,待在我们这儿终究不是办法,两边地界的时间流速差异太大……”青年领在前头带他回去,话尾却嘎然而止。
千机伞眼神一凛,越过身前青年的肩膀,看见来时那个宛如一团黑雾的裂隙,只剩下一条胳膊的宽度,随时都可能消失──彷佛验证他所想,纵使青年一个箭步把手中木杖捅进那道缝隙中,几个呼吸间,它已经消失无踪。
千机伞脸色未变,呼吸却错了一拍。

不管如何,我想他都该记得我的。

方才说过的话,言犹在耳。这是千机伞第一次陷入名为茫然的情绪,并且来得汹涌,让人措手不及。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0:46 |显示全部楼层
-3-1.png

3-2.png

3-3.png

3-4.png

3-5.png

3-6.png


剑拔弩张的气息在这番插科打诨的过程中消失殆尽,临走前淑女剑还笑着把刻有绝情谷图样的令牌交到千机伞手上,答应若以后发现有裂隙的动静,会第一时间透过传令木牌告诉他。
“其实淑女人好相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喜欢别人捧着她。小君的软肋就是他姊姊,他就是个小刺猬,捅对了地方一下子就能翻过去了。他们是守护绝情谷的双剑,数十年都镇守在那儿,令人不得不敬佩。”离开绝情谷后,无剑路上笑着解释。
数十年。
这个概念一下子镇住了千机伞,这个时间,对他而言太过漫长,只能通过想象弥补。“你们这边,随便都是……几十年在计算的?”他忍不住开口。
无剑大笑:“几十年算少的!我尚属比较年轻的那一派,仍在此百年有余,若算上真武剑、玄铁重剑,那可真是以‘几百年’为单位。
我不太清楚你口中的‘现代’‘游戏’‘博斯’是什么,不过大致可以猜出,恐怕你们的时空相对我们这里属于‘未来’,从你手上那把伞的机关就能窥见一二。”
“是这样没错。”千机伞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开口:“刚才,你在跑出森林的时候用的那个步伐……”
隐约猜到刚才那精彩的瞬移并不是任何一种“技能”,千机伞自然能推测,那些秘诀可能不方便透漏。毕竟职业选手都有自己的独门技巧,这也是相同道理。
“没什么不能说的,但只怕那个你短时间练不来,“无剑想了想。“有点类似轻功,提身运气,但技巧更在其之上,颇有‘掠影无痕,渡水无踪’之能,可在紧要关头发挥极大的作用,但时间长了也容易吃不消,体力接续不上。若你有兴趣,待回剑冢后,我可以点拨你些许窍门。”
千机笑了笑:“多谢。”
“不用谢。”
一下子,周围陷入沉默,只剩下一脚深一脚浅踩过蔓草时发出的声响。
“你……先待在我这边吧。”青年体贴地开口,“我之后多走访几处,请他们都帮我留意有没有可能再看到代表裂隙的森林,一旦有消息,绝不相瞒。”
“……多谢。”千机伞闭了闭眼,也能这样说。
突如其来的重回异界,原以为和十年前相同,他集齐材料便能回去,谁知这次裂隙居然关闭得如此迅速。下一次再连接会是什么时候?又是一个十年?叶修会发现它消失了吗?不,他已经不再打开君莫笑那个账号,叶修已经真正退役了……
蓦然,眼睁睁看着裂隙阖上的窒息感猛烈袭来,千机伞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受──心慌,害怕他再也回不去荣耀,必须留在这儿;害怕他再也回不到熟悉的副本,见不到熟悉的伙伴;害怕……害怕叶修,居然从未发现,真正的千机伞从君莫笑的手上消失了。
或许游戏中的千机伞天不怕地不怕,他唯一害怕的,只有被叶修遗忘。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0:59 |显示全部楼层
03.

这几天,无剑带着千机伞,几乎把五剑之境几个重要的地方都跑遍了。
“金铃儿,帮我多注意点呗。虽然我觉得入口开在古墓里边不太可能,不然你们早该被卷走了……”
“不要叫我金铃儿!然后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
“玉萧,桃花岛这里就麻烦你和小虎他们了,若有迷雾森林的动静,请立即通知我。”
“哈哈没事,放心交给我吧。”
“紫薇呢?”
“那人,我怎知他在何处?神出鬼没。”
“唔,他比蛇还爱四处乱跑,我反而想请他帮我多留心……”
“──你说谁像蛇!?吭?????”
“唉呦紫薇你属曹操的!”
“……”
……
“飞燕,那就麻烦你了……啊,灵蛇你怎么也下山了?”
“要喊灵蛇尊上!这般没大没小。”
“我耳闻你们在找异界裂隙?我倒是能让手下多去打听打听。”
“谢谢谢谢,真是太感谢了!”
“尊上礼贤下士,以德服人,令人心悦诚服。”
“……好了飞燕,跟我回去。”
……
4-1.png

4-2.png

4-3.png

4-4.png

4-5.png

4-6.png

无剑回首,无形的目光朝他投来,千机伞直迎回去,蓦然感觉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找到了那么一丁点归属感。
蒙眼青年笑了,转身迈步:“走罢!我带你去画卷一趟。不管怎样,我都诚心希望你能够顺利回到你的世界。”
从晚风中飘来青年的声音:“我突然有点羡慕你了。”
“我收回我前几日的话。想必你的主人非常喜爱你,才会愿意接手。或许对他来说,你并不是代表挚友死亡的痛苦,而是活着前进的初心。”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1:22 |显示全部楼层
5-1.png

5-2.png

5-3.png

5-4.png

5-5.png

5-6.png

5-7.png

5-8.png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東管吸管管管大爺VUIR:我被屏蔽到暴躁了,全部图片大家忍耐一下……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1:27 |显示全部楼层
05.

就如同最开始他刚掉进这个世界,彷佛一瞬间灵魂被吸回去本体,等到千机伞再睁开眼,它已经在君莫笑手上;而坐在屏幕前微笑的,是活生生的十八岁少年,会呼吸,会笑,会皱眉,表情生动逗趣。
千机伞永远不会忘记,在它的记忆库中,那段回忆永不褪色。
散人的兴起,散人的终结,在少年口中不过是一句”当只是从头再来罢了”──然而现在,少年操纵着君莫笑,混在一批队伍里,利用高超技巧解决试图坑他的队友,收集暗夜猫指甲──不,这应该是叶修?不不,这是苏沐秋……
它的脑中一片混沌,只是呆呆在网线的这端望着嘴里念念有词,眼角眉梢顾盼飞扬的少年。
有谁挤到屏幕前:“这号给我用?”
是了,这张年轻的脸,才是叶修。
“起开!这当然是我自己用的!”少年笑骂,“你看你看,这是我作的千机伞,我、作、的千机伞!终于等到完工这一天,怎样,了不起吧?”
“嗯,了不起。”一旁的少年难得毫无吐槽地点头承认。
“带上你的却邪,我们用它们去打职业联盟,成为史上最无聊的历届冠军。”少年们嘻嘻哈哈,带出多少青春色彩,与其中的自傲自信。
好像就该这样:他们进入嘉世战队,陶轩热情仍在,拉上索克萨尔、气冲云水,散人所向披靡,在每一场精采的打斗中赢得胜利,引领嘉世成为少年口中最无聊的”常胜军”,更是最无聊的”最有价值选手”。
他们一年年长大,而女孩跟在两个哥哥身后,笑出一排白刷刷的糯米牙。
一帆风顺。没有青年的绝然离去,也没有女孩的黯然神伤。他们会这样直到退役,然后把角色卡交给下一辈的后起新秀……应该,是这样吗?
千机伞逐渐分不清现实与幻象,二者界线模糊。它感觉自己应该同样开心,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受──这不是君莫笑,或者说,这不是千机伞熟悉的君莫笑。纵使苏沐秋的操作意识再怎么好,他们仍然是不同的两个个体,拥有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
他看着那三个名字高高挂在嘉世的形象代言上,永垂不朽。
“应该是这样吗?”
有谁把手肘搁在他肩上,千机伞转过头,看着搭上他肩膀的十八岁少年。”嗯,如果我活着肯定是冠军冠军冠军,这点绝对没错。只是总觉得这剧本哪里太无趣了?”
时间回流,影片倒带。那天荣耀官方发了一个公告,散人成了废人。
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的少年又在想些什么?
千机伞看着少年放空发呆。想象中的乱摔东西发泄情绪,没有;想象中的搔头顿足,没有;想象中的咬牙切齿,没有;想象中的悲伤难耐,更没有。那个少年好似什么都没想,只像个不小心被戳了个小孔的皮球,气还没漏光,或许再给他一段时间,很快就能找到方法填补起来──他总是这样,往前看,往有利益的方向看,往激励人的方向看,从不顾影自怜。
第二天他打开房门,昂首阔步走出去,向在对世界宣示:我又回来了。
“啊哈!感觉自己找到打开副本的正确方式。”少年哈哈大笑,“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的心住在海边──有那么宽──但,有一点呢,我操作起君莫笑肯定比那家伙好。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千机伞。”
老旧的回忆,连同新的幻觉,一齐被按灭。
他们回到熟悉的界面,那是他诞生的地方:装备编辑器。
“留在这里吧?”少年这样对他说。”我曾经看过首诗:那伞的魔术师,正如伞;圆通自舞,变化莫测,无中生有。千变万化,机关算尽。那就是你最初的样子。”
苏沐秋:“怎么样,你愿意么?”
“……”
千机伞看着眼前少年的脸,默不出声。
“你想要一个归属,一个永远不会结束的荣耀,在这里,我都能创造出来。”少年笑了,“这是你想要的么?”
“……”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在游戏中拥有无尽生命的武器,然而他们的操作者却不可能陪伴他们一生。
此时通往外界的出口只有两个,有个往左,一个往右。
幻影具象的苏沐秋仍在笑,望着千机伞迈步。
“其实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道理。”少年说,“撞到墙就回头,有所不能就放弃,他们以为我会痛苦,但说实在,只不过有些遗憾罢了。”
“相信我,叶修不会把你交出去的。”
千机伞蓦然回头,看见少年半身隐没在黑暗中。
“我是谁呢?我捡回来的家伙,也不会是会对着一个死胡同掉泪的人。”少年咧嘴笑,爽朗一如当年,“有一个却邪就够了,你要做的不过是看好他,别让他又犯倔──喔,虽然好像除了我,也没什么人能打得赢他就是了。”
千机伞已经走到出口,光芒大作。
少年在身后朝他喊道:“其实,伞,最初的功能,只是盾啊!”


“呵,居然没破阵眼就出来了。”
千机伞睁开眼,看着几乎散落他一脸的粉色物体,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只下意识动手格档。
对方轻松闪过,向后拉开距离,通红的眼褚微光闪烁:“你倒是让我看到很有趣的东西……可惜了。”千机伞这才看清,方才一片粉红的东西是这人的头发──只见眼前男人生着一张雌雄莫辨的精致面孔,语调温柔,怀中抱着一古怪的乐器,看起来没有多大杀伤力的外表,却使千机伞脑内警铃大作。
“无剑呢?”他沉声问道。
“他?”对方轻轻笑出声,“在帮你呢。”
语尾刚落,只闻从不远处中传来一声魍魉的尖啸,千机伞回头,恰好见到被魍魉围攻的青年。他脸色一变,正要回身上前,却被人拦下:“你不想看么?看看无剑,或者说剑魔指定,五剑之境的根基,到底是什么样的『剑』?”
隐晦的心思在不对的时机被人戳破,千机伞勃然而怒:“你……”
“你的梦,在画卷开了一道口子,把那些家伙引来了。”男人像是完全没察觉他危险的语气,目光直直注视蒙眼青年的方向,“但是失败了,所以裂隙未开,反而像掀了盖的蜜,遭惹蝇蚊飞绕。”
失败了?
千机伞听见这话,不由得一顿,这一顿,恰好见到被魍魉包围的青年,手中木棍折断,再无任何武器。
“你成功在剑境破了道口,然而你的地界却未欢迎你回去──可以这样说吧?”男人呵呵笑起来,结果一只魍魉倏地朝他撞来,逼得拥有一头粉色长发的男子不得不拨弄两下琴弦,就见那魍魉身首异处。
“不要逗他了,幽谷!”无剑喝道。
只见青年虚虚捏起剑诀,双手一推一拍,以脚下为圆,五指为利刃,魍魉被掌风扫及之处便向外溅出一蓬鲜血。一伸手,便带出摧枯拉朽的杀意;一点地,便倒转生门为死门──但那双手依旧稳定,和拿着木棍、拿着筷子并没有太大区别。只见他周围的残尸越堆越多,唯有脚下的圆自始至终干净而不染血污,居然像个陀螺,却又带着独特的韵律打起转。
青年身形一扭,脚下不停,三两下避过从另一旁袭来的魍魉,朝僵持的这边喊:“千机,你还有一次机会!幽谷,你帮帮他,只要裂隙开了,他就能回去!”
“什么!?”
这时候千机伞才注意到青年身后的一团黑雾,不似最初在迷雾森林中见到的样子,它若有似无,飘忽不定,却是隐约裂开一道纯黑的口子。
“千机,用你的武器,以我们这个地界的力量,对裂隙起不了任何作用。”青年一掌挥开努力往裂隙旁边钻的魍魉,回头喊道:“快一点!五剑之境没有办法承受太久主动对接异界的力量……就是这几息之间而已。”
千机伞回过神,强行稳住心神:“怎么开?”
“强行劈开它!”
只见机关响动,伞面翻上,却没有完全折上去,最终形成了一把巨大的战镰。
咣!
刀面卡进裂隙之中,千机伞看着眼前豁开的洞口,眼中终究不自觉带上喜色──可以回去了,终于可以回去了──然而,此时此刻,却从他身旁却传来一声闷哼。
在他身旁尽责驱赶魍魉的青年突然呛出一口血,污了战斗至此也依然不染上脏污的衣襟,唯有双手不停。

『剑境又名五剑之境,此五剑正指无名青光利剑、紫薇软剑、玄铁重剑、木剑,以及我,无剑。』
『我们是支撑起整个剑境的五大根基,而剑魔,便是整个剑境的创造者。』

战镰还卡在洞口中,只见青年脸色又白了白。
千机伞突然理解,意外的裂隙或许对五剑之境只造成力量波动的影响──但,若是由他强行劈开缺口呢?
“你要怎么做?”男人拨动琴弦,接替踉跄乏力的青年使魍魉无法近他们身。
千机伞看着青年呛咳的身影,一直以来总是理性冷静的他,却第二次心慌。慌什么呢?──他想起这连续数日他见过的刀剑、遇上的人,或许称不上友善,但他们确实也接纳他这个异界来客,愿意助上一臂之力。
“咳,继续。”蒙眼青年朝他摆摆手,示意不碍事。“可以的,五剑之境没有这么脆弱。你再不动手,裂隙又要消失了!”
千机伞望着青年,又见手执乐器的男人朝他投来目光。有些冷淡地,面色苍白地,却仍没有阻止他。
──为什么他哪里不去,反而落到剑境来呢?
因为这是一个等待之人聚集的地方,他们都在等,彷佛被人遗忘数百年,守着属于他们的一方天地。
千机伞知道,或许青年没有说谎,只要他坚持,他就能够成功劈开一道缝回去荣耀。但背后所要付出的代价,却不是由他自己来承受。
如同苏沐秋所说,千机伞最简单、最开始的功能,不过是个盾。
“千机!”
“不了。”手中的武器在一阵轻响后,回到矛型态。千机伞看着那道即将闭合的口子,心中却无太大起伏。“我相信我的主人,会在某一日想起我,把我接回去。废不着这么大的劲儿,伤筋动骨。”
他一矛刺向朝青年袭去的魍魉,型态再变,格林机枪迅速扫荡过一片因裂隙即将关闭而疯狂的魍魉。“我的主人,是个很懒的家伙,喜欢用最快最有效率的方式达成他想做的事。如果这个不行,那就换另外一个。”
“我想这个时候我应该朝他看齐比较好。”
千机伞笑了。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2:00 |显示全部楼层
7-0.png

7-0-1.png

7-0-2.png

7-1.png

7-2.png

7-3.png

7-4.png

7-5.png

7-6.png

7-7.png

7-8.png

7-9.png

7-10.png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2:11 |显示全部楼层
8-1.png

8-2.png

8-3.png

“按照那家伙现在的手速,实在耍不动君莫笑。”
无剑:“?”
“他现在也只能当1.5个喻文州了。”
无剑:“???”
此时在遥远彼端的喻.手残.文州打了一串连环喷嚏,由黄少天开启”究竟是过多的思念引发鼻涕横流亦或者当年的喻队在饱受岁月这把杀猪刀的摧残后得了花粉过敏症”的话题,并接续“如果还有粉丝送花来怎么他实在太受欢迎这把年纪还可以打败一票只靠脸没手速的小鲜肉哈哈哈哈”的自恋发言。
千机伞微微叹口气,眼底却带着笑。
五年,叶修再登荣耀。
第一个十年,他们各自为道,一个尘封,一个压抑;第二个十年,他们大鸣大放,走向游戏巅峰;第三个十年,他们都该休息了。当年的战神不再年轻,长时间对着屏幕有了近视,但他依旧是荣耀的教科书,指挥起来清晰有度,更甚以往。
千机伞永远以他的主人为傲。
叶修,就是他的荣耀。
像传说的叶神一样,他也不过只从荣耀的舞台上退役了。只要服务器尚未关闭,他就永远存活,未来漫漫长路,未必就不比从前更精彩,这一切更不代表结束。
“我已经打点好,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连接回去,每次对接时间不超过五分钟,不会太大影响这里的力量运行,我们也能来往自如穿梭。”千机伞道,无剑注意到他的用词是“我们”。
“一起过来吧。不要推挤,一个个出来。只剩下两分钟缝隙就要关了。”
千机伞打了个手势。
“我靠!你当你带小学生出游啊!?”
“千机,你越来越像那个谁了。”
“这是哪儿?你说有全新的副本让我们玩就是这儿?”
“擦,别有洞天啊!”
无剑目瞪口呆看着从裂隙中鱼贯钻出来的人影,好半天说不出话儿来,而压尾阵的则是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不说你早穿过来了我这些年好无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现在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我上次打包带回去的家伙都快变野图Boss了还一堆说从没看过这个小怪哈哈哈哈哈哈一群白痴都没发现画风不一样吗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唠,在那尚未飘散的尾音中,千机撑开伞面,在五剑之境的夕阳余辉下,遮出一方带着异界色彩的天地。
“你说木剑想要毁灭五剑之境,所以我给你找了些打手来了。”千机把伞搁到肩上,还是那副平淡理性的口吻。

“不用担心。打Boss,我们是专业的。”
<全文完>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2:16 |显示全部楼层
9-1.png

9-2.png

9-3.png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3-29 22:18 |显示全部楼层
Q1.叶修如何发现君莫笑手上是假的空壳伞?

进入全息的叶修握了握手上的武器:“嗯?这重量,不对啊?”
点开面板,进入编辑器,并没有哪里不同,但千机伞重量却减轻了。
叶修:“???”
叶大神跑去敲响客服大门:“你们全息后把武器重量更新了?”
客服诚惶诚恐:“没有,官方不主动更改任何游戏数据。”
叶修:“那我的伞呢?这玩意儿是假货吧?”
三秒后叶修手上一沉,再度打开面板,千机伞已经回复应有的数值。
叶修:“……”算了,就当他还没睡醒就好。
──究竟减轻的是什么,大概是,灵魂的重量吧?

Q2.究竟五剑之境观光团的成员还有谁?

千机伞:这个……因为他们的角色都还有在使用,所以基本上,仍属于职业选手。
冰雨:所以每一次都是轮休的时候分别来玩啦,不固定的!

Q3.五剑之境联网了,请问大家的反应是?

玄铁:来给爸爸打视讯通话!!
倚天:白日。
屠龙:作梦!

Q4.五剑之境联网了,但好像有些地方收讯不良?

画卷四兄弟:画卷没有WiFi……
无剑:主人当初把那里屏蔽了。
幽谷:……你要陪我一同断网吗……?
无剑:不!

Q5.最后被冰雨打包带回去的魍魉王,情况如何?

千机伞:……
冰雨:(眼神游移)肯定是长势喜人啦哈哈哈哈哈,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毕竟我是这样一个好主人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哈哈!
灭神的诅咒:前者聒噪多嘴,胡乱拉拔。
千机伞:后者安静如鸡,野蛮生长。
冰雨:我的梦想就是栽培出一只属于我的隐藏野图Boss(握拳)!
无剑:……


【同场作者加映】

>> 无剑明明没有武器,为何要拿木棍?

答:方便平时隐藏实力,装瞎行骗(不)
……其实只是因为懒,若空手打人就要动真格。而且木棍可以当拐杖使,方便。
他其实是个和平主义者,爱好是宅在剑冢喝茶看书研究食谱,偶尔去别人家串串门子喝酒聊天。之后因为木剑突然失忆并一脸蒙蔽.jpg

>> 幽谷好可怜啊一直被拒绝

无剑:我愿意陪他嗑瓜子聊聊天,但不能365天都陪他啊。
幽谷:多留你几日你便不愿,床铺不都收拾好了……(忧伤的神色)
无剑:那是你的床!
幽谷:有何不可?(委屈巴巴)
无剑:你们看不管怎样最后都会变成我在欺负他T_T!!!!这篇文还挂着正常向的标题,劳资还是直男啊T_T!!!体谅一下好么!!

答:我们家的无剑笔直如尺,皮尺。

>> 木剑和浮生突然反派.jpg

首先,这篇文是无剑视角,那在集集目前为止的设定中,木剑和无剑已经站在对立面是不争的事实(若之后剧情有改变则不在此限)。
其次,截至目前为止,集集关于木剑和浮生的设定还这么少,实在很难给与其他剧情设定及内心感情戏。
最后,论我本身其实完全可以体谅木剑。如同文中无剑所说,这种思念之苦皆能理解,是作法的问题。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那无剑用其理念拉到千机伞作为盟友,我只能说是他的好本事。
不黑角色,和平游戏。
我也想抽到浮生,也希望木剑赶快实装啊!!!(泪流成河)

(真的没有了!)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夜樨_        
53
主题
1
精华
4876
积分

老虎中尉

Rank: 8Rank: 8

帖子
2891
精华
1
银币
6693
在线时间
82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5
发表于 2018-3-29 22:3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呜哇
辛苦dalao惹!
被敏感词支配的恐惧呜呜呜呜哇 !
码住愚人节看好不好呀嘻嘻嘻 比心!
疯狂传递爱心
冬天到了为什么还不放我去冬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東管吸管管管大爺VUIR:捕捉夜樨大佬!我发誓以后乖乖写小段子呜呜呜呜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53
主题
1
精华
4739
积分

老虎中尉

Rank: 8Rank: 8

帖子
2053
精华
1
银币
7357
在线时间
34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8-18
发表于 2018-3-29 22: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打完call就溜
如有问题可加老虎论坛好友私聊
如半小时内未回复可加企鹅1531936991~备注梦间集。m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東管吸管管管大爺VUIR:电话能不打,人不能不留【花式滑入抱腿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636
主题
2
精华
54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1974
精华
2
银币
9179
在线时间
79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4
发表于 2018-3-30 10:13 |显示全部楼层
被大佬疯狂更新支配的恐惧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想说一次贴完(你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3
主题
0
精华
892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7
精华
0
银币
1778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25
发表于 2018-3-31 08: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超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谢谢喜欢,笔芯!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1
主题
0
精华
82
积分

老虎中士

Rank: 3Rank: 3

帖子
11
精华
0
银币
156
在线时间
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2-28
发表于 2018-3-31 13: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帮我儿砸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艾玛啊你有论坛号.............徒然感觉羞耻......................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南山彦        
11
主题
0
精华
1188
积分

老虎准尉

Rank: 6Rank: 6

帖子
169
精华
0
银币
2263
在线时间
11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21
发表于 2018-3-31 22: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看呢,这版无剑也很帅。必须手动赞美楼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谢谢喜欢,我家无剑最懒帅(bushi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anemone0228        
0
主题
0
精华
1797
积分

老虎准尉

Rank: 6Rank: 6

帖子
24
精华
0
银币
3578
在线时间
6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6
发表于 2018-3-31 23: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炒鸡好看,必须笔芯!!!
炸出水面为大佬打cal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谢谢喜欢♥!多浮水啊,欢迎欢迎!!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回复本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老虎游戏 ( 京ICP备15025398号 )

GMT+8, 2021-1-25 00:11 , Processed in 0.124024 second(s), 68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