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梦间集 今日: 0主题: 21248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4-27 16:48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久没发文了有没有人想我【没有人】
如标题,这次轮到了我家大哥的脑补故事。
以及有关无剑的眼睛,还有诞生的背景脑补。

这次非小段子形式,写起来比较长,更新时间可能更久一些
emmmmm……
还是一样希望我能坚持到写完
_(:3L)_

我家大哥镇楼。
PS.幽谷是我的第一只五花,挺有特殊意义的

QQ图片20180427174519.png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4-27 16:55 |显示全部楼层

01.

在血泊中,他拨动琴弦。
每一勾细弦弹动,便有一颗头颅落地,彷佛瓜果成熟坠下的声响,沉沉地,恍若鼓音。
“好琴!”倏然有人喝采,“只是搁错了地方。人都死了,你折腾作什?
他抬头,望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哦?既然都死了,你管我作什?
对方双手无物,头发蓬乱,似个山村野夫,行路却悄然无声。唯有一双在乱发下的眼目光如炬,灼灼惊人。“江湖正派正四下找寻河东数起灭门惨案之凶,又命我铲奸除恶,为民除害,若见此人,万万不得手下留情。
“能请剑魔出仕,该是吾之幸。他微笑,抚过怀中琴。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何需多言?
剑魔笑了:“我查过你的身家,该是可怜之人。如此精通音律,可惜了。
“可惜又如何?他道。
“知州之子,富贵纨裤,沦落此道,你可有不甘?剑魔道。
“不甘又如何?脸上犹残血,他笑意渐深。“有人在意我的不甘么?没有。有人于将我送走之时与我多说一句不舍么?没有。有人在听闻押解车出事时,给予我半分关注么?没有。甚至在多年后回到此处,无一人记得我的名,念得我这个人──你口中的知州之子,早在很久以前就死了。
说实话,这些恩恩怨怨,一报归一报,我着实没兴趣谁是谁非。男人懒散笑了,只不过幽谷箜篌,音律杀人,身手奇佳,死了真太可惜,所以我才答应出来这一趟。
幽谷箜篌奇道:“所以你不是来杀我的?
“唔,算是。独孤氏笑道,只是我有样东西,需要心狠手辣之人替我看管,无论何人要求、何人强夺,都不可轻易给人拿去。若你愿意帮我这个忙,一切皆能一笔勾销。
“心狠手辣之人……么?拨动琴弦的手停下,说罢,交换条件呢?
一入隐者长卷,再无世人打扰,前尘往事皆抛弃,不再有知州之子,不再有灭门元凶,徒留幽谷箜篌。其地静幽,你想在其中如何布置、如何打扮,皆与我无关。
幽谷注视一地头颅,鲜血映月,带着妖艳至极的美。
好。
就是这一声好,从此世上再无一名杀手,再无一个无辜的少年。剑魔美名大增,而他进入隐者长卷,抛下一切过往,带着崭新的名字,隐居无名山巅。
入绘卷前,他只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你早已非人,而与箜篌融为一体。音律亦可为杀气,一如剑意。那黑发男人笑道。与我最后这把『剑』倒有几分相像,不禁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在剑境与绘卷的重迭幻境之中,他看见一个乌衣少年站在剑魔身后,近乎融进他的影子里。
它抬起头,狭长的凤眼静静地望向他。
惊鸿一瞥,杀意万千,似走至生命尽头,最后化为一片虚无。

幽谷自梦中惊醒,冷汗已浸湿床褥。
望着窗外画出来的月圆──这是个神奇的地界,剑魔当初真字字如实,连幽谷也不得不佩服──他抚过床单的皱褶,低笑出声。
或许整个剑境……不,或许整个世上,除了他,再没人见过那个青年最初的样子,更没有见过那双黑布下的眼睛。
那是唯一能与他媲美的,虚无之剑。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4-27 17:46 |显示全部楼层

02.

最早的记忆早已模糊不堪,可他永远记得,在龄至启蒙,首次去族学时,母亲在门前拉住他。
若有谁欺辱你,万万不可强加还手,却也不能……
不能什么呢?现在也记不清了。回头想想,或许后半句是指不要丧失作为男子的气节,别要为同侪所辱门第。
男生女相,雌雄莫辨。自古有此面相之人,多无甚好结局。
母亲乃妾,好歹也明媒正娶抬进门的。虽身着荆钗布裙,亦不掩倾国姿色,据说父亲当时于诗会中一眼相中母亲,奈何母亲仅为旁族远亲的普通良家子,最终只抬了妾──知州府表面光彩亮丽,实不知有多少龌龊事掩于大宅门后。理应身为贵妾,可知府夫人却容不得一个貌美如花、丰胸柳腰的女子在丈夫身边服侍,寻机把母亲的脸划了,从此貌比无盐。因此母亲实际上待在父亲身边的时间,从婚嫁到席冷,实不过把个月。
也不知机运好,或者机运差,母亲仍旧怀上了种,并且宛如弥补不足,将所有原先的美貌,都留给了孩子。
听说他也曾经为父亲所喜爱,也曾被那高大的男人抱在怀里,亲昵地疼惜过。
然而一切都只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罢了。
从他能够记事起,父亲便渐渐远了他。随着年纪渐长,五官渐开,这张和母亲无比相似的容颜却成了罪祸──男不男,女不女,若非施以男童打扮,所有人皆误以为他乃女子。
第一次在族学被先生嫌恶,当众批评样貌不端整。
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被嫡母冷嘲热讽。
第一次在暗室被按于地,强剥衣裤。
在最屈辱的那一晚,母亲只拿出一把剪子,对着他泪流满面:你……身分不如人,母族无权势,只有两个选择:努力考取功名,或用这剪子把这张脸给毁了。你选一个罢!
他将剪子收进怀里,在十虚岁那年,成为知州府最闻名的九龄秀才。
稚龄高中,翩翩公子,抚琴弄弦,一时出尽风头。原以为这样可以使父亲回首,却没想到继而引来杀身之祸──十二舞勺之年,父亲原要升官调职,谁知辖下突然出了乱子,内有通敌叛国,外有外族入侵,差点连知州位置都不保。母亲心忧病逝,再无人照护他。
嫡母找来不知何处的堪舆师,又找来数位算命的。他当时正骑马游街归来,入了园子,只看到一白发斑斑的老者巍巍颤颤指着他:便是这儿,命格有异。
单单用一句话就毁了一个人,如今想来,他只觉得自己当时太猖狂,不懂谨慎。
被变相软禁之时,外头也越来越乱。那段期间,除了刻苦读书外,陪伴他的只剩下那把竖头箜篌,不知多少少女曾为豪门高墙内的琴声倾倒,也不知偶尔出席的聚会上,多少少年为那惊鸿一瞥的容颜惊艳。
树大招风。
嫡母和大哥看他的眼光越来越阴狠。可他仍认为父亲还是看重他的,才仅仅命他不得出府──然而事实证明,不过都是骗局。
于他十五那年,战事走向不利,议和之声渐长,易子和亲之说蔚为主流。那一日,嫡母来到他房中,一改过往恶言相对,露出无奈而委屈的笑容,成为他离家前印象最深的一幕。
为了你父亲,为了家族,我们只能如此。她是这样说的。
葱白指尖怜惜地碰了碰他的侧脸:可惜了这张脸,想必你母亲地下有知,也会为你骄傲。
三日后,他被堵上嘴,押上了马车。
见你喜欢,便让你带走罢。
没有手足的暖声问候,没有母亲的关怀呵护,与他在一起的,只剩下他的琴。

-tbc-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圈地自萌fff 回复 竹子有五根:这个是上一楼的,回错楼层了
竹子有五根 回复 圈地自萌fff:我看了半天但没发现虫在哪里……?
共有 5 条回复,点击查看
岑寒        
149
主题
1
精华
3889
积分

老虎中尉

Rank: 8Rank: 8

帖子
2508
精华
1
银币
5227
在线时间
139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26
发表于 2018-4-27 17: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kong.hou,羡慕
Gold wire ice sil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南山彦        
11
主题
0
精华
1188
积分

老虎准尉

Rank: 6Rank: 6

帖子
169
精华
0
银币
2263
在线时间
11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21
发表于 2018-4-27 17: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呀,竹子君!“没有人”来了,递笔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東管吸管管管大爺VUIR:阿彦来了!(乱叫)我会努力不坑的【被揍】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0
主题
0
精华
526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27
精华
0
银币
1034
在线时间
19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1-29
发表于 2018-4-27 17: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瞄一眼你写了多少就行了,想吃粮的时候再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東管吸管管管大爺VUIR:我就写了两千字(烟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26
主题
1
精华
5923
积分

老虎上尉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2827
精华
1
银币
9658
在线时间
379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7
发表于 2018-4-27 18: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脑洞不错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有酒且长歌:官方就缺你这么个文案 哈
東管吸管管管大爺VUIR:长歌大佬出现啦!嘛,这脑洞我也不知道会写到哪个次元去(笑cry)努力不奇葩【。】
共有 2 条回复,点击查看
5
主题
0
精华
1699
积分

老虎准尉

Rank: 6Rank: 6

帖子
67
精华
0
银币
3354
在线时间
12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31
发表于 2018-4-30 13: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呀,剑魔的那句话,知州之子,富贵纨裤。这里的纨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 回复 圈地自萌fff:哈哈哈哈哈没事23333 我还想说我应该没有打错啊hhhh
圈地自萌fff:大大不好意思,我发现这里不是虫,好羞耻
共有 2 条回复,点击查看
53
主题
1
精华
4739
积分

老虎中尉

Rank: 8Rank: 8

帖子
2053
精华
1
银币
7357
在线时间
34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8-18
发表于 2018-5-2 08:09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才空出时间,码住!
如有问题可加老虎论坛好友私聊
如半小时内未回复可加企鹅1531936991~备注梦间集。m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森森你来啦!反正我也还没码很多,不急(笑cry)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5-2 16:38 |显示全部楼层

03.

从隔板外传来窃窃私语。
看好,别让他跑了。
那张脸……他爹到底是想易子还是和亲啊哈哈哈!
粗犷的声音带着猥琐:当男人着实可惜了,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个女的!那张脸,连窑子的小倌儿都要自叹弗如。
“啐,就他妈鸡/巴胆子只敢站在外边儿流口水你还敢干啥?”另一人笑骂。“还‘自叹弗如’,拽个狗文啊拽,有钱去嫖啊。”
嫖不动,玩这个总行吧!说不定滋味比女人还好,你看那小腰扭得!
外头哄然大笑,陈旧的马车随着山路颠簸而摇晃,颠得头疼。
脚长时间被缚着,早已失去知觉。他最开始想过咬舌自尽算了,结果行事不成反坏事,嘴里被塞了块不知何处来的臭破布,连马车车门都链上了,就防止他撞门跳车,唯有停下休息时才会打开──然而,那是更痛苦的开始。
这小子哭了啊,哈!
还以为自己大少爷么!唉呦别哭──娘给你呼呼──
又是一阵大笑。他被一脚踹进泥潦中,因为口中异物,连呜咽都不成。
貌似领头的人走来──或许人就是如此,在折磨与苦痛下,连自尊都能摆到一边──他抬眼,近乎恳求地看着那男人,蠕动挣扎着想起身、想痛哭磕头,似乎这一磕就能换来一场美梦,求来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求什么呢?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但,对方仅仅居高临下地望了他一眼:要玩可以,别留下印子。人还要带回去交差,毕竟这还是我们未来的‘公子’,至少最后一天打扮打扮要能见人。语毕,对方似再也没有兴趣,远远地踱开。
痛苦。
白日,马车赶路行进间,吃喝拉撒同一室,尚可忍;若停下歇息更糟,或许没有被更进一步进犯,但身为一个男子,所有能受尽的屈辱,他都尝了一遍。哪怕卧薪尝胆,都无法比拟身上痛,心中苦。
痛苦。
夜半,当静谧的月光穿过囚车的那一扇小窗,他屡次看着自己映在水碟中的面孔,无数次憎恨起这张面孔,似乎连母亲都连带恨上了。
他的琴早早就被毁了,与屎尿糊地——那是考上秀才那年,见他喜弄箜篌,母亲变卖自己的妆奁,给他买的上好老杉琴。曾经,它摆在那儿都散发幽幽淡香;每一次席地而坐,一勾弦,换来得都是众人无声的艳羡。
痛苦。
他永远竖起耳朵倾听门外的声音,希望能够听到熟悉的嗓音,希望可以听见谁来搭救的声音,甚至等到心灰意冷时,仅仅希望从路人的口中听见有关自己的只言半语也好──至少让他感觉未曾白费自己的牺牲,真的替家国尽到一份心力。
从期望到失望,从失望到绝望。
翻山越岭,二个月的路程才过去一半,他却恍若隔世。
他们已经把他的手脚松绑,却换上更沉重的镣铐,每一步都叮当作响。
他倚着薄薄的木板,好似怀里还抱着琴,指尖一勾,耳边便响起虚幻的乐曲。芳菲草木,恶蜂围簇。他只愿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等到梦醒时分,所有的苦痛都不再。

tbc.这一次短更,因为觉得好像后面接着发比较顺2333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我又来更新了(迟了一周)官方爸爸这个背景人设本身就真的很令人难受……
lovandes:大大终于更新了耶!!
不过好心疼幽谷
共有 2 条回复,点击查看
lovandes        
0
主题
0
精华
1091
积分

老虎准尉

Rank: 6Rank: 6

帖子
27
精华
0
银币
2164
在线时间
5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0-5
发表于 2018-5-2 21: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手贱回复到楼中楼,心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5-12 13:46 |显示全部楼层

04.

幽谷松开怀里的琴,微微抬头──有人触动了他们的网。
窗棂飞上一只画眉,秀气地对他鸣叫一声。幽谷倚在窗边,打开手边的纸卷,看见那个闯进画卷的男人,却不是他记忆中的少年。那男人有着一双夜鹭般的眼睛,却比深潭更不兴波澜,双手仍未持任何武器……就和他的主子没两样。
“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幽谷叹道,“剑魔,你真是给我派了件麻烦事儿。”
反正千丈卷和三绝笔已经早已驻扎山脚,能不能上山,各凭本事。
成王败寇,自古都是这个理。
羽毛团子跃进砚台又蹦出来,在桌面留下几个漆黑的脚ㄚ子印,一双乌溜溜的圆眼睛左顾右盼,啄起他搁在桌上的小点。
“谁准你进来了?”拥有一双血红双眼的男人笑了,一把捉住那画眉,手筋开始施力。“让三绝罩子放亮点,不要把活的东西放到我这来,听懂没?”
鸟儿在他手中挣扎,两脚乱蹬,发出凄厉的鸣叫。
男人越笑越开心,直到那画眉在他手中化为一滩墨汁,一滴滴落到纸面上,染黑了纯白的宣纸。
怡然起身冲了冲手,幽谷箜篌拿起笔,将那几点墨渍连接成一朵昙花。


那天,他仍一如既往在行进颠动间清醒,但又感觉和惯常马车的震动又有些微不同。
“山贼!是山贼!”他听见有人大喊。
是援军么?
他眼睛一亮,努力站直了身子,想从囚车上的窄窗看出去,却听见前边传来数声闷响,尔后一道光从那里照进来──从那布着鲜血的孔缝里,他看见车夫心口插着一支箭,手脚也多处中箭,马儿前蹄高昂,俨然失控。
不不不,放我出去!
他惊恐地撞着门板,听见外头此起彼落的哀号,本该大快人心,但朝他袭来的却是更深的恐惧。外边似乎有人大喊着拦下马车,可无人上前。他在车内疯狂颠动着,用全身力气撞击厢门──只要撞开了他就能跳出去,就能离开这里。
事与愿违。
昏过去前,他只见马匹一声哀鸣,而后整个车厢翻倒,他一头重重撞在角落,眼前一黑。
再次睁眼,所有的杂音都消失了,徒留虫鸣鸟叫,不远处传来潺潺水声。
陈旧的木制马车碎成数块,他恰好伏在一块木板上,从痕迹来看他应该不是直接摔下来,而是一路滑下来──他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处悬崖陡坡,顺着粗劣的拖行滑落痕迹向上望去,发现那儿盛开着一朵昙花,在月下映射柔和的光芒,彷佛得来不易的希望。
他没死,甚至逃出来了。
跌跌撞撞站起身,虽然感觉全身好似被人拆开又拼回去般痛楚,精神却前所未有得好。
他循着水声,很快找到一个小瀑布和一汪清泉。此时谁还想得到礼乐教化,他想也没想便凑过去把自己打点干净,又哆哆嗦嗦老半天,把掌心都磨出血了,才升起一小蓬火。虽然又惊又饿又累,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无比满足。
就仍差点什么……他的琴!
倏然醒悟,他又再次折返,凭借着月光与手中火炬,在草丛中摸索,才找到那一截断木──可就算仅有一截断木,都已经能成为念想。
他再次抬头,望着悬崖上在月色下盛开的昙花,而后下定决心,开始往上爬。
等到他将花摘下来时,天色已微亮,花近谢。
他将昙花与他的琴埋在一块儿,彷佛将过去那个软弱无用的自己也一并埋了进去,再也不见天日。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5-12 13:52 |显示全部楼层

05.

他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来到此处,花了超过三个月的时间走回去。
一路上,除了靠好心人家接济,更多时候花时间在筹钱──原先抚琴弄弦的白皙指尖,早已生出粗茧;原先蹬棉鞋的脚底,更是水泡生了又破,破了又生,直到覆上一层厚厚的茧皮。唯一不怎么改变过的,或许只有那张脸。
秀丽的、女气的面孔。
他对着铜镜中的家伙嘲讽地笑,对方也对他嘲讽地笑。手上的刀,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最终,他还是放下那把刀,改拿起黑纱,将自己的半脸遮起,只留下一对沧桑的眼睛。
回到县城,他试图打听“知州之子”的消息,却发现不是三缄其口,就是一问三不知。
怎么会呢?就算这是嫡母的决定,但父亲也至少该做做表面样子。
“那个像女儿的小儿子?”终于有个人回答他,脸上却带着笑,“谁知道,好像是因为不检点出了什么事,被送回老家去静养了。”
怎么会……呢?
他潜伏在曾经的“家”的门前,四处闻问,甚至找上曾经的“故交”打听,才得知父亲已经逝世了,现在主掌整个知州府的,是他的大哥;也根本没有什么“易子之约”,在他离开后,两边很快就交战,割地求和。
他的存在,如同被一笔墨渍给划去,在纸上徒留一团漆黑。
月黑风高的夜晚,他潜入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宅子,试图翻出证据──私下易子求和失败,尔后又战败割地。出了此事,照理来说知州府早该凋零落魄,可如今入内一看,却更胜以往浮夸辉煌。
儿子出事,往小了说,仅是家风不严;卖儿换权,往大了说,就是勾敌叛国!只要有一点证据,他就能去击鼓鸣冤。
倏然听闻步音,他心下一悚,闪身退至书房侧卧。
“族佬的决定已经定好了?”
“是,已经彻底将四少……不,是那人的名字从族谱中抹去,这次再无问题。往后若有人提起,也可以说是族中共同作的决定,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翻身。”
“唔,这事你办得不错。”男人笑了,与他无比相似的笑声中,带着藏不住的志得意满。“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先去休息罢。”
书房大门被人推开,有人走进来。他不自觉往后退了退,手却碰到一个异常熟悉的东西──蓦然回头,他瞪着那熟悉的琴,熟悉的弦,上头熟悉的每一个木纹。
“谁?!”
他如遭雷击停在原地,目光只能停留在那胡琴上头,再也挪不开。
男人大步走近,他看着对方熟悉的面孔,也从他眼里看见那个落魄不堪的自己。
他听见自己道:“大哥……为什么,我的琴,会在你这里?”

他一直在注视,注视那柄木剑能不能通过他的试炼,来到他的面前。或许这个灰眸男人比那个少年更好也说不定──看着对方过关斩将,行过千丈卷、三绝笔、六爻棋的试炼,他也曾这样想过。
但,总是,事与愿违。
幽谷笑了笑,看着被困在幻境中的人彷佛扑上蛛网的蝴蝶,越挣扎便缠得越紧。
在木剑的梦里,他看见那个将他带进绘卷的男人。剑魔生着好面相,气宇轩昂,男子气概,三分懒散七分潇洒──干净地好比他在坠下山崖看到的那汪池水,简简单单,清澈见底。
这人心魔太重,心魔重而反复被困在自己的妄想中,为执着所拖累。日复一日,作着不会醒来的梦……就和他一样,所以这人上不了无名山巅。
无名山巅,不需要第二个痴儿。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0
精华
600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96
精华
0
银币
1265
在线时间
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
发表于 2018-5-12 14:59 |显示全部楼层

06.

他向大哥提一个问题,却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
等他反应过来,刀已出鞘,割断了那人的喉管。他的大哥到死前,都仍是那副惊怒交加的面孔,眼底倒映着他的脸。
颈侧传来一阵疼痛,温热液体淌下──是的,他们真是兄弟,同时出手,攻击同一个部位,只是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了──顾不得颈上的疼痛,他抚过那把琴,闻到其上幽香……没错,这才是他的箜篌,母亲送他的那把胡琴。上头每一道细小的磨损,都是他最熟悉的痕迹;每一根琴弦的弹弧,都是他亲手校准的位置。
那么,嫡母当时给他的、他在谷底埋的,究竟是什么?
他那段时日,引以为慰藉、以之为想念的,究竟是什么?
哈……哈哈……
他低低笑起来,顾不得被人发现的危险,大笑出声。
大哥妒恨的眼神,临行前嫡母无奈的笑容,反复在他眼前交错。
他听见有人走动的声音,或许已经有人发现他,或许已经有人发现不对劲,但那都无所谓了。他不会武,杀了大哥,插翅也难逃。他只想杀了这一院子的人,想亲手杀了嫡母,想扼杀这一切的一切。
就当他未曾到这世上走一遭。
广陵散,曾经年幼的他只记住了指谱,却奏不出该有的萧索肃杀。因为不懂,所以青涩。这本该是横琴之曲,旁人总说由竖琴弹奏便格格不入,实际却非如此──他轻轻抱起箜篌琴,奏下第一个指音。
聂政本为工匠之子,其父受聘为韩哀侯铸剑,届期却未能完工,便遭韩侯赐死。聂政成年后,得知父亲死因,立誓为父报仇,刺杀韩王。
首次,聂政充作泥瓦匠混入韩王宫行刺,未遂;后逃入深山,与仙人习琴。换其貌,改其音,改头换面,苦练十年弹得一手好琴,辞师回韩。
重回故国,弹琴时观者成行,马牛止听,声名鹊起,韩侯亲自下召令其进宫献琴。聂政藏刃于琴身,以毕生心血抚琴弄音,使人如陷幻境;此刻,聂政抽刀刺韩王,一击致命。为免祸及至亲,聂政自剐双目,以刀毁容,切腹出肠,遂死,无人能辨刺客为谁。
广陵散,又名《聂政刺韩王》,粗犷而磅礡,猛厉而决绝。如今由箜篌奏起,却显得肃杀中犹带凄凉,粗犷中仍带细腻。声声泣血,字字断肠。
此时此刻,他以琴音代剑,只求众人倾听一曲──或许这不该是广陵散,这该是他一个人的故事,带着他的杀意,谱成了另外一首截然不同的曲音。
琶音。
温热的鲜血躺到琴身上,染红了上好的杉木。他扯下面罩,与他死不瞑目的大哥相望,嘴角仍带着笑。就算死亡,也不能带走他的愤怒与杀意。
叮。
一根弦断了,弹伤了他的指尖,但乐曲不停。
他就是琴,琴就是他。        
今日你们给我的,吾必他日假以十倍百倍还之。
狂风暴雨般的琴音如一泻如注,惊起飞鸟,盘旋于一地死尸之上。每一具尸体脸上,或喜或悲,或惊或怒,神色不一。唯一共通的是,人人皆似遭利刃断喉,鲜血淌满涂了金漆的栏杆,糊了一地的玉砖。
这天,河东知州府灭门血案传遍天下。
传闻中,该人以箜篌琴音犯案,并在往后数年间,陆续血洗数间河东名门望族,皆乃从老至幼、从上至下全不放过;再数个月后,从邻国传来同样听闻,凡曾听闻箜琴音之人,未死也难逃疯癫,仅传出消息便尽失神智。
至此,民告官无果,人人皆危。各大江湖正派遣数人诛之,却有去无回。
后有传闻道,该人平时藏于某处峡谷之中,但凡靠近谷底,便能耳闻直达天听的幽幽琴音,可若一旦闯入幻境之中,唯有死路一条。仙琴魔音,以音律杀人,更胜剑意。不知不觉,江湖人给他起了个称呼,闻者丧胆,是为……
幽谷绝弦。

Tbc.大哥的故事写得差不多了,再来就是我家老无
揹个奶瓶开始了每天肝の旅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精华
576
积分

老虎军士长

Rank: 5Rank: 5

帖子
38
精华
0
银币
1126
在线时间
2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8-17
发表于 2018-5-12 15: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赞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谢谢赞嘿嘿嘿,比心心。我这条咸鱼会努力不那么咸的..........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路小迷        
2
主题
0
精华
2102
积分

老虎少尉

Rank: 7Rank: 7Rank: 7

帖子
581
精华
0
银币
3815
在线时间
15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8-2
发表于 2018-5-12 23: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是群里的竹子!先码了明天看~我爱大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盛大欢迎小迷(比哈特)大哥真的是我第一个五花,意义不凡啊!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lovandes        
0
主题
0
精华
1091
积分

老虎准尉

Rank: 6Rank: 6

帖子
27
精华
0
银币
2164
在线时间
5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0-5
发表于 2018-5-12 23: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期待大大家的无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其实外型和其他篇的设定是一样的,有点类似我到处挖坑,补全我家老无的设定.......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lovandes        
0
主题
0
精华
1091
积分

老虎准尉

Rank: 6Rank: 6

帖子
27
精华
0
银币
2164
在线时间
5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0-5
发表于 2018-5-13 00:0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大大很会揣摩角色呢,突然想问大大一个问题,大大您有没有想过剑魔、五剑和桃花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我看到主线里无剑对五剑身份有所回忆时会浮现桃花花瓣,在无剑之名那里甚至出现了完整的五瓣桃花。而春节活动里,紫薇用五朵桃花祭奠剑魔,我不是很懂紫薇的做法。
总感觉我严重偏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我有点不太确定桃花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主线到现在也毫无进展(...)但我觉得是个未来的梗【大概吧】应该原作也没有桃花梗‥‥?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636
主题
2
精华
54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1974
精华
2
银币
9179
在线时间
79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4
发表于 2018-5-14 10:12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竹子有五根:捕捉一只球球!
共有 1 条回复,点击查看
0
主题
0
精华
311
积分

老虎上士

Rank: 4

帖子
15
精华
0
银币
612
在线时间
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8-22
发表于 2018-5-14 17:3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擦口水!太棒了有人写幽谷!病娇啊啊啊!无剑啊啊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古尘秋水 回复 竹子有五根:是的是的!特别喜欢箜篌就是因为他的人设很丰富!楼主加油!
竹子有五根:希望能够把幽谷刻画的更深刻一点,我觉得他算是官方少数设定非常饱满的角色,可发挥余地很大
共有 2 条回复,点击查看

回复本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老虎游戏 ( 京ICP备15025398号 )

GMT+8, 2021-1-16 04:49 , Processed in 0.124665 second(s), 71 queries .

回顶部